挤出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挤出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翻坝对决三峡第二船闸小城秭归命运未卜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7:36:30 阅读: 来源:挤出机厂家

“翻坝”对决三峡第二船闸 小城秭归命运未卜

“楼下三峡,窗外大坝”,是秭归许多酒店的广告。

湖北秭归,位于川鄂咽喉,三峡工程坝区库首。从三峡大坝的论证开始,城市的命运就和三峡大坝联系在了一起。

近日来,随着长江经济带建设启动,各界聚焦三峡“第二船闸”,再次牵系着小城的命运。

因为,秭归新县城是建三峡大坝以后的移民新城,在未来几十年里,这座山城打出了“物流兴城”的口号,规划建设三峡翻坝物流产业园,致力于打造成三峡物流新县。一旦“第二船闸”开建,将会对其物流兴县战略造成重大冲击。

翻坝“物流兴县”

翻坝,指的是长江遇到洪水期封航或船闸阻塞等情况时,货船和乘客改由其它运输方式转运,被称之为“翻坝”。

乘出租车从秭归县城出发,往秭归翻坝物流园方向,一路颠簸,沿途不少货车驶过。出租车司机老向称,因为三峡带来的翻坝,大型货车较多,路面部分被压坏;时间久不下雨的话,车跑一趟都会沾不少灰。

三峡建坝在船闸处的堵塞,给秭归县带来了翻坝物流生意。秭归县港航管理局副局长韩军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自1998年开始,秭归港开始承担起三峡工程建设期间翻坝应急转运,2002年,秭归即确定全面建设“三峡物流新县”的目标,将秭归港定位为“呼应汉渝的中转港,三峡航运中转中心”,2003年以后达到了客、货运翻坝滚装转运的高峰。据官方统计,2003年至2011年,秭归港累计翻坝转运滚装车辆189.27万辆,转运货物6625.6万吨、转运游客619.59万人次。

目前,宜昌港秭归港区茅坪作业区的集疏运分流转运能力和配套服务已经不足,建设三峡翻坝物流产业园被提上议事日程。

5月11日下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三峡翻坝物流产业园工地现场看到,园区目前还在建设阶段,挖山碾地如火如荼。

园区相关负责人介绍,产业园于2010年正式动工建设,规划用地面积3.5平方公里,计划总投资80多亿元,目前已累计完成投资12亿元,完成场平工程2700亩,件杂码头和滚装码头已经开工建设。

据秭归市宣传部人士介绍,秭归是农业大市,产脐橙烟叶等,早几十年,三峡大坝在论证期间,秭归县很少能提前做工业布局,工业一直也不发达。三峡建坝以后,移民新城基本进入稳定发展时期。

目前正在兴建的三峡翻坝物流产业园,则是县里最大的投资项目。按照他们的理想预期,项目建成后年产值可达110亿元,年创利税10亿元,可安置移民5000多人。

2013年,湖北省也把建设翻坝物流园写进省政府工作报告。

“第二船闸”冲击

“第二船闸再提出来,肯定对我们有影响。”秭归县政府负责三峡翻坝物流产业园官员张鹏(按采访对象要求化名)直言。

对于园区的官员来说,筹集建设资金和招商,就是目前最重要的工作,现在正是招商工作非常重要的阶段。按照计划,项目计划用5年时间建成。但目前因为资金等方面问题,工程进度整体有些滞后。

张鹏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80亿的投资对于秭归不是小数目,2013年全县地方公共财政预算收入也就6.2亿元。

为解决这一问题,他们采取的是整体招商的形式,希望通过招来投资实力强大的客商来做港区建设和经营,未来形成以商招商。

“对于物流产业园的未来,县里很有信心。”张鹏说。在他看来,兴建第二船闸的说法,其实也提了多年,但目前还在学术论证阶段,这次又被借机提出来,其论证时间以及最终选择方案还很难说。

另外第二船闸的建设周期肯定很长,并且一部分货物限制经过船闸,因此,在建成前和建成后,都有一定量的货物需要翻坝。“秭归也必须要有翻坝的功能,我们现在还在建设期间,也肯定会往下做。”张鹏说。

据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基于货类预测法的过闸货运需求预测,2020年三峡航闸水域双向货运量将达到1.63亿吨,2030年将达到2.4亿吨,2050年将达到2.64亿吨。

秭归方面认为,三峡过坝货运量将有一半以上由翻坝转运来完成,2020年翻坝转运量将达到6300万吨,2030年将达到1.4亿吨,2050年将达到1.64亿吨。

三峡船闸的局限性决定了翻坝转运的长期性,翻坝转运将成为一项持久的运输方式。三峡翻坝物流产业园建成以后,将进一步完善秭归港翻坝转运体系,促进三峡翻坝转运的提速提效。

期待“第二船闸”论证结果

正忙于三峡翻坝物流产业园招商的张鹏认为,项目在建设期间,已经遇见很多难题。

一是投入不足。物流园区是一个高投入的行业,投资规模大,资金占用周期较长,投资回收期限长。截至目前,三峡翻坝物流园区建设已共计投资12亿元,接近秭归县2013年全县地方公共财政预算收入的2倍,财政不堪重负,难以为继。二是管理滞后。三峡翻坝物流产业园建设必须立足市场,从政府层面加强与上下游地区的区域分工和合作,依靠县一级力量难以推动,不能形成合力。

目前,由于多式联运格局尚没有形成,无法与水运、公路形成快速转换对接,秭归正在争取三峡宜昌江南疏港铁路的建设,该铁路可将长江三峡坝上坝下港口连为一体。

去年8月国家发展改革委下发了《关于开展提高三峡枢纽货运通过能力等有关工作的通知》,从国家层面确定在秭归境内修建三峡宜昌江南疏港铁路,旨在以三峡翻坝物流产业园为节点,建立铁路、公路货物分流通道,进一步完善三峡区域综合运输体系,提高翻坝转运效力。目前秭归方面正在积极争取尽早开工建设。

第二船闸争议,是翻坝物流产业园目前最新面临的一个问题。

对此,张鹏认为,水运目前只能有两种方案,一是翻坝,一是通船闸。但目前建设第二船闸的地理空间几乎没有,当地还要二度移民;另外,生态环保一系列问题。他补充解释,不管修不修第二船闸,如果两个船闸同时检修不运行等时候,都必须建立船闸意外的运输工具,这也是秭归为保持航运通畅履行的社会责任。

“我们目前最希望的,就是尽快出第二船闸的论证结果,不管是建还是不建。”秭归县政府一位官员感慨。在秭归人看来,三峡大坝论证期间,因为产业发展政策限制,对秭归经济发展产生了一定影响,接下来的时间,应该是秭归稳步发展的一个时期。

合肥青艺烫画

吉林管廊管托

山东能粘塑料的胶